ABC小说 > 大唐腾飞之路 > 第874 紫衣
孔圣曾说过:食色性也!
诗经也有云: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!
由此可见,在这世界上,但凡亲近一些的男女,总会有那么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。
起码,在某些人眼中:男女之间,压根就没有什么纯洁。
所以,当紫衣出现在萧寒面前,并隔着栏杆紧紧的抱住他,哭的梨花带雨的时候。
萧寒哪怕后面没有长眼睛,也能感觉出无数道滚热的视线,此时都在紧紧的盯着他!
“萧郎……”
“咳咳,叫家主,家主!”
努力摆脱了紫衣的双手,萧寒后退一步,恼怒的回头看着刚刚还在装睡,现在却齐刷刷昂着脑袋,准备看戏的程咬金等人。
“我们是清白的!”萧寒愤然道。
程咬金等一群无良的家伙齐齐点头:“嗯,嗯,嗯!我们知道!”
萧寒跺脚怒道:“我们真的是清白的!”
程咬金继续点头:“嗯,比青菜还青,比白银还白!放心,我们不会告诉薛收的!”
“……”
萧寒就知道从这群牲口嘴里吐不出什么好词,而且他更加不相信这些人的承诺。
哎,等着吧,估计等他们一出去,自己与紫衣不得不说的二三事,就该在长安疯传了……
无奈的转过头,萧寒看到此时面前的紫衣,哪有半点寒月轩大掌柜的模样?
脸蛋羞红,眼角挂泪,两只手不知所措的绞在一起,这分明就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。
“要的东西带来了么?”
板起脸说这话的时候,萧寒分明有些心虚。
他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,更不是不知人情世故的傻子!
紫衣,还有家里的小怜对自己有好感,萧寒自然能看得出,而且有时候,他还会为此沾沾自喜。
但是,这一切只要一想到薛盼,他的这份活泛的心便立刻消停了下去。
毕竟经历了后世二十年的熏陶,爱情的忠贞性,以及爱情跟暧昧的区别,他还是分得清的!
要说不喜欢美女,那是假的!
但在这个名节大于生命的时代,萧寒绝对不想因为自己下半身的一时冲动,而影响一个好女孩的一生!
这是萧寒做人的底线,尽管在很多人眼里,它是如此的迂腐。
“都带来了,就放在外面,我这就把它们拿进来。”
听到萧寒的问话,紫衣失望的看了他一眼,用衣袖拭去脸上还挂着的几点泪花,再转头,那个在商场上杀伐果断的女强人似乎又变了回来。
“不用!不用!您在这歇着,我搬,我去搬!”
看到紫衣起身就要往后走,一直躲在远处的牢头连忙站直身子,也不等紫衣答应,人就连忙往牢房门口走去。
只是,在他走动的时间,萧寒分明听到他的衣袋里有钱币在哗哗作响。
“还给他钱干嘛?我给他的,已经不少了。”看着重新回到面前的紫衣,萧寒没话找话的含糊道。
紫衣闻言,回头看了一眼勤快的如同一只猴子的牢头,展颜一笑:“咱家不缺钱。”
“不缺钱,也不能当败家子……”萧寒摸了摸鼻子,假装听不出紫衣话里的意思。
紫衣看着萧寒,有些失望的轻叹一声,没再继续说话。
今日的她,确实是有些一反常态。
或许,在得到萧寒被抓走的消息事,她的心就乱了。
人总是这样,时时看见,反而不会着急,但一时失去,便立刻后悔莫及。
“嘿嘿……东西拿来了!被褥什么的,我现在就给您们放进来,至于酒菜,稍等铺好被褥后,就给您们摆进来……”
就在两人默默相对无语间,去而复返的牢头笑嘻嘻的从过道处走来,正好打破了这份压抑的沉默。
萧寒恍然抬头,正看到牢头取出一大串铜钥匙在开牢门,在他身后,还跟着几个狱卒搬家一样,从外面搬进来好多床棉花被褥。
“嘶……这么好的东西,铺在这地上是不是浪费了?”
打开牢门,牢头走进牢房,看着潮湿肮脏的地面立刻犹豫起来。
他知道这些被褥的价格,那就不是小门小户能消费得起的!
听说长安有名的富贵人家都开出了天价,只为求这么一床被子,现在,他要是把这些珍贵的东西铺在地上,被人知道指不定怎么戳他脊梁骨。
“放……”萧寒一晃神,还没来得及说完话。
却听到栏杆那边的紫衣干脆的道:“只管铺下!东西本来就是给人用的!只要家主和各位大人能用的上,再多的东西也没问题!”
“哦,好!听姑娘的!”
牢头可能从没见过紫衣这样豪情的女子,一愣之后才反应过来,偷偷看了一眼萧寒,忙指挥着手下安置这些价值不菲的被褥。
“哎,这姑娘多好?又疼人,又漂亮,怎么就入不了侯爷的法眼?”
虽然心中在暗暗腹诽,但牢头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慢。
不用多少时间,牢房很快就重新收拾好了。
原本丑陋的地面,被重新铺上了厚厚的一层棉花被褥,这次躺在上面,再感觉不出一点生硬,如果仔细一闻,还有一股阳光的味道格外让人舒心。
被褥铺好后,紫衣便离开了这里。
毕竟是牢房,牢头能让她在这里待那么久,已经是冒了风险!如果被上官查看到,指不定会怎么收拾他。
当然,在紫衣临走前,萧寒也没忘让她把自己的口信带给长孙无忌,以及隔壁茶馆的老板。
有这两个人,萧寒认为李建成就算把铠甲藏进老鼠洞里,他们俩也能化身成一对黄鼠狼,顺着洞口给他拽出来。
坐在绵软的被子上,萧寒程咬金他们此时正奋力的撕咬着紫衣带来的肉食。
昨晚喝酒喝的头疼,今天又被关到这里一天没吃饭。
他们早就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,如今美食当前,竟是连说话的空挡都没有,一个个,只顾着张嘴大嚼。
良久,把一只肥鸡活脱脱啃成一副骨架的程咬金长出一口气,丢下手中的鸡骨头道:
“萧寒,刚刚那个姑娘跟你真的……”
“废话,我不都说了么?我们之间是清白的,纯洁的!”
“哦,那我就放心了!”
“嗯?你放心什么?”
“嘿嘿,那个什么,俺觉得刚刚那姑娘不错,俺想……”
“滚!马不停蹄的给我滚!”